• <i id='gdn3d'><div id='gdn3d'><ins id='gdn3d'></ins></div></i>

        <acronym id='gdn3d'><em id='gdn3d'></em><td id='gdn3d'><div id='gdn3d'></div></td></acronym><address id='gdn3d'><big id='gdn3d'><big id='gdn3d'></big><legend id='gdn3d'></legend></big></address>
        <dl id='gdn3d'></dl>

        <fieldset id='gdn3d'></fieldset>

      1. <span id='gdn3d'></span>

        <code id='gdn3d'><strong id='gdn3d'></strong></code>

        <ins id='gdn3d'></ins>
        <i id='gdn3d'></i>

          1. <tr id='gdn3d'><strong id='gdn3d'></strong><small id='gdn3d'></small><button id='gdn3d'></button><li id='gdn3d'><noscript id='gdn3d'><big id='gdn3d'></big><dt id='gdn3d'></dt></noscript></li></tr><ol id='gdn3d'><table id='gdn3d'><blockquote id='gdn3d'><tbody id='gdn3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dn3d'></u><kbd id='gdn3d'><kbd id='gdn3d'></kbd></kbd>
          2. 首席獵愛大亨

            • 时间:
            • 浏览:9

            噼裡啪啦的一陣鞭炮聲夾雜著零零碎碎的槍聲冷不丁地撞入周夜昭的耳膜中,他心下一沉,不由得握緊懷中手槍,加快腳步避過逃竄的人潮,推開瞭自傢後院的偏門。

            “誰!”一道尖厲的女聲驟然響在耳邊,周夜昭神經一繃立刻轉身掏槍……卻什麼也沒看見。

            “我在這兒!快,拉我一把!”

            周夜昭循聲仰頭望去,終於發現有個梳著學生頭的女孩子正騎在自傢墻頭上,不遠處的地上還躺著一個粉色的佈包,隱隱有幾張白紙從包口露出。女孩那雙圓溜溜的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他,像隻落瞭套不知所措的兔子。她穿著時下最流行的白短衫黑長褲,垂下來的腳上那雙繡著“貞德”字樣的黑佈鞋泄露瞭她的身份。

            周夜昭大約猜到她是什麼人瞭,收好槍後緊張的心情也被輕松代替,他忽然覺得她這副受驚兔子的小模樣怎麼瞧怎麼好玩,便想逗逗她。拾起佈包,他在女孩得救般的欣喜目光中,包口朝下,一股腦兒地把東西全抖落瞭出來。

            “喂?你這人不幫我也罷,怎麼還趁火打劫呢!”女孩氣得在墻上張牙舞爪,可這墻太高,她又不敢往下跳。

            “貞德女校的學生?不好好在學校上課,怎麼來我傢做小偷瞭?”周夜昭饒有興致地將這瞧著不過十八九歲的女學生打量瞭一番,暮春傍晚的落日餘暉斜斜地映來,讓她整個人像是籠瞭一罐打翻的蜂蜜。

            她聽他這樣一說,眼中驚惶更甚:“對、對不起!我不是賊!我是建築設計師!你手裡拿的便是我們正在寫的競標書!我本來是上街買墨水的,誰知道街上全是學生在遊行,我穿學生裝也被警察誤會瞭,他們拿鞭炮炸我,我隻好躲來這裡瞭!”

            周夜昭匆匆掃瞭幾眼手上的白紙黑字,一水的勁筆行楷,一看便知書寫的人極其用心。逗夠瞭兔子,周夜昭剛想伸手將她拉下來,門口便傳來瞭震天響的拍門聲:“開門!警察!”

            女孩頓時慌瞭,大大的眼睛裡滿是水盈盈的懇求神色,看得周夜昭不由得興趣再起。罷瞭,就多管一次閑事吧!他一把拽下瞭女孩的鞋襪,抓著她的腳踝硬將她抻下瞭墻頭,隨後又捂住瞭女孩即將驚叫的嘴巴。

            女孩軟軟的唇瓣顫抖著撓著他的手心,惹得他心頭也跟著一顫。可他無暇顧及這份悸動,另一隻手一用力便扯爛瞭她的短衫下擺,又將她的學生頭胡亂揉成瞭一團雜毛,最後他才道:“在地上滾一圈,臉上也抹好土,我開門後別出聲!”

            說罷立馬把她推倒在地,看她真跟兔子似的打瞭個滾兒,他才掩住笑意推開瞭門閂。門外的警察歪戴著大蓋帽,剛抖瞭抖臉上的橫肉,看清是周夜昭後立馬諂笑起來:“原來是周老板的院子!有沒有見什麼女學生啊周老板?”

            周夜昭不冷不熱地道:“周昌牙行辦瞭幾十年,每天來來往往的人沒成千也上百,你說我有沒有見女學生?”

            “那是那是!周老板身後這位……”大蓋帽連連點頭,目光掃向躲在周夜昭身後的小姑娘,轉而又低聲道,“世道不穩,逃來上海的災民多,這是周老板新買的丫鬟?”

            周夜昭聽懂他話中的訛詐之意,不甚在意地塞給他幾枚“袁大頭”,大蓋帽本就是來訛錢的,錢一拿就樂呵呵走人,連門都順手關好瞭。

            一場虛驚讓本就奔波瞭一天的周夜昭額上冒汗,他隨手掏出兜裡的軟紙準備擦汗,卻被一隻灰撲撲的小手抓住瞭手腕,那道脆盈盈的聲音又一次響在耳邊:“這是陳老師熬夜寫的,你不能拿來擦汗。給你手帕!”

            本來純白的手帕上被她的小臟手拈出瞭五個灰指印,不過周夜昭並未在意,接過來擦擦汗後,盯著手帕角上的繡字笑著問:“葉簌簌?四川路上葉宅的三小姐?”

            葉簌簌聽他提起自己傢便不太高興,沉下臉奪回自己的佈包,憤憤地道:“不許你糟蹋老師的心血!”

            周夜昭低頭望著她氣得鼓成包子樣的小臟臉,心頭驀地湧起一股惱火——孤身多年的他好不容易遇上個瞧入眼的,怎麼還是個惦記著別傢男人的?

            二、所謂賣身

            一個月後,周夜昭又一次見到瞭這個一肚子憤青的小姑娘。

            他那天是去葉傢談生意,本就有預料會見到她,可他沒想到是以這種方式見到。隻見她在葉傢客廳裡舉著個大花瓶,對著一屋子的葉傢老小橫眉怒目地道:“大哥,你要不讓我去見陳老師他們,我就把你最愛的這個寶貝砸瞭!”這一幕頗像是藺相如舉著和氏璧作勢要砸威脅秦王。

            葉傢當傢的葉長確實是出瞭名地愛古董,周夜昭在門口遠遠瞧瞭一眼葉簌簌手裡的花瓶,嗯,是前清宮裡的禦用汝瓷……的仿品。

            “砸吧。”周夜昭西裝革履優悠閑地進瞭客廳,在葉傢一眾人驚訝萬分的目光中再度悠悠開口,“反正是贗品,砸就砸吧。”

            葉簌簌頓時急瞭:“你怎麼知道是贗品!”

            “因為真品在我傢。”周夜昭隨手拿起下人奉來的茶,吹吹茶末,“葉老板若不信周某的判斷,也可擇日來找我驗明真假。”